关灯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

疫情之后思考转型,这些年轻人走进国产动画的春天

摘要: 图片来源:unsplash记者 | 佘晓晨“我命由我不由天!”2019年的夏天,一句热血沸腾的台词因为国产动画电影《哪吒》火了起来。和这句话一起走入大众视野的是中国的动画产业,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国产动画的市场规模不 ...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佘晓晨

“我命由我不由天!”2019年的夏天,一句热血沸腾的台词因为国产动画电影《哪吒》火了起来。和这句话一起走入大众视野的是中国的动画产业,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国产动画的市场规模不断增长。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07年国产动画片产量仅为186万分钟,而2018年达到了241万多分钟;与此同时,2018年我国国产动画票房达到16.9亿元,同比增长了27.1%。在二次元用户方面,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泛二次元用户的规模有望突破4亿。

值得注意的是,国产动画产业作为文娱产业中的一个分支,近两年受到了更多关注。

2017年,文化部颁布的《文化部关于“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重点提出要“加快发展动漫、游戏、创意设计、网络文化等新型文化业态”。近两年,国家及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资本支持、税收优惠、资助补贴、人才培养、扶持原创等多方面内容,推动动漫产业发展。

在平台方面,作为国产动画重要的发布渠道,B站于2016年就开始了“小宇宙”计划,与国内各大高校合作,将优秀的动画毕业设计作品在B站平台上进行展映。

一些学习动画专业的年轻人也就此找到创业的机会。其中,广州的“九五年动画”由95后女生朱芷仪创立,获得了B站的投资;另一个在B站“小宇宙”计划中得到扶持的“717动画”位于成都,同样由两位90后成立。

2020年疫情袭来,行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文娱行业也在其中。两家来自不同城市的动画公司经历了相似却又独特的故事,经历疫情之后,这群年轻人和公司一同成长,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

从校园“仓库”出发的动画工作室


大多数动画公司都是从学校里的“小作坊”发展而来,但成为公司之后 ,保留校园工作室、且将商业创作和校园创作分开的并不多见。717动画就是这样延续着自己的“理想主义“。

2012年,717动画的创始人黄子杰进入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动画专业。那时的动画行业还不成气候,从大一开始做动画的学生更为少见。但黄子杰没多想,他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就得早点开始练习。

于是,他在大一就混进了大四的工作室,看到了很多制作动画的设备。虽然只有做毕业设计的大四生才能使用设备,黄子杰还是大胆跟老师申请了场地,希望用来给低年级的同学使用。

令他惊讶的是,学校的老师竟然爽快答应。一个小仓库,变成了717动画最初的起点。

“系主任、指导老师都给了我们很多支持。”黄子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小仓库堆满了作业,我把它们整理好之后,找到了被淘汰的手绘台,工作室就这么开始了。”

直到现在,717动画还保留着“校园工作室+商业工作室”的模式。其中,校园工作室是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动画专业官方认证的专业动画工作室,由在校大一到大三个各专业学生构成。大三成员为团队核心,大一大二的成员以学习为主,利用课余时间制作动画片

商业工作室则为全职成员组成,在承接商业动画等项目、维持工作室日常运作的同时探索商业运营模式,准备后续动画项目。

黄子杰告诉界面新闻,这样的模式正是为了让工作室能够更好地“活下去”,同时鼓励在校学生进行更纯粹的创作,支持原创动画发展。“校园工作室更像是我们所有人的一个初心和根源,商业工作室则解决生存的问题。”他说。

与此同时,黄子杰称,现在商业工作室的成员大部分都是从校园工作室“毕业”的。到今年为止,717动画工作室整体的人员日常维持在30人左右。自成立以来,校园工作室先后推出了《填》、《风筝》、《莫比乌斯环》、《甜品噩梦》、《共享飞船》等多部短片作品,获得了国内外许多奖项。

B站的“小宇宙新星计划”对于黄子杰来说是一个定心丸。第一届小宇宙新星计划累计获得69部原创动画投稿,最终评选出了金银铜以及三个单项奖共7部作品,717工作室的作品《黑盒》获得了银奖。

黄子杰认为,扶持计划最大的作用是给了大家一个很好的信号,让大家觉得“国产动画的好时期来了。”

由于商业工作室之前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商业广告,在疫情导致全国停工的情况下,工作室的运转也不能正常进行。“一些工作室的同事留在成都没能回家,我们就一起埋头思考动画动画剧本和前期内容,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个月。”717动画另一位负责人Ricky说。

由于商业营收的影响,Ricky和黄子杰告诉成员工资可能要暂时减半。但工作室的成员却表示,“还以为不发工资了,原来还有一半。”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一个成员离开。

实际上,疫情也让两位负责人思考商业工作室的转型。

早在2018年5月,商业工作室就推出了“灯塔计划”,据Ricky介绍,这一计划的目的就是鼓励工作室每个岗位的人都去进行故事的创作,每个人都参与动画的核心制作过程、有创作的思维,而不是进行简单的分工。

基于此,717动画在疫情之后走向转型期,走向更加专注的方向:结束了几个商业广告的制作后,他们也慢慢把之前的原创短片作品收尾,接下来主要的精力将放在和以往不同形式的长片番剧中。同时,这部作品也将会和B站进行合作,由工作室成员协力完成。

“红小豆”的进化之路


在B站,一部名叫《请吃红小豆吧!》的治愈系动画,在豆瓣的评分达9.0、B站评分9.8,主角“红小豆”也已经成为了一个较为成熟的IP。

《请吃红小豆吧!》是广州九五年动画有限公司的首个原创动画,创始团队是来自广州美术学院的毕业生。这部每集3-5分钟的泡面番,在B站收获了众多粉丝。2018年11月,公司获得哔哩哔哩天使轮投资。

创始人朱芷仪出生于95年,从小学开始就是动漫爱好者,中学时期也在学校组织动漫社,这些经历为她如今的创业都埋下伏笔。

在广州美术学院就读影视动画专业期间,她认识了九五年动画后来的创始团队。芷仪这样形容那时的创业决定:5个人“凭着一腔热血”做起了原创。

就动画专业而言,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学校的老师曾向芷仪感叹,从广美动画专业毕业的同学,大部分都去了游戏公司,因为这是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薪资待遇也比较高。但这反而让她更想做原创动画,“我们这个团队都特别爱动画,那时候我就想自己做工作室,大家一起做作品。”

红小豆从诞生之初就有“IP”概念,是因为在课堂上,老师给芷仪普及了日本IP产业的相关知识,包括创作、孵化、推广等。等到2017年自己开始真正做内容时,她就开始往这一方向思考。

“我看了一下市面上的IP,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从内容角度出发,有很强的故事性;另外一类是从形象角度出发,比较有设计感。我希望我们两者兼顾,形象上进行简单的设计,从这个角色发散去讲更多的故事。”芷仪说,“我们希望这个IP是有灵魂的。”

她认为,九五年动画的顺利发展原因是多方面促成的,包括大家在创作时坚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想追求到最好”以及团结一心的凝聚力。目前,九五年动画的规模在50人左右,公司氛围更像一个年轻人的“大家庭”。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2019年有超过75%的受访在校大学生具有创业意愿,其中有超过25%的在校大学生的创业意愿较强。今年7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重点支持高校毕业生等群体就业创业。

举例而言,为鼓励创业带动就业,九五年动画所在的广州市也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就业政策。在“促进就业九条”2.0版中,广州市将自2021届起求职创业补贴标准由每人2000元提高至3000元;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给予最高30万元的个人创业担保贷款。重庆市也出台了“稳就业23条”,并专门针对高校毕业生出台了措施。

从产业发展来看,动画产业的链条主要包括内容生产、内容宣传和IP衍生变现三个环节,而“红小豆”已是一个成熟的IP,除了周边销售,公司已经和多个知名品牌例如“肯德基”、“滴露”、“趣多多”、“香飘飘”等进行跨界合作,推动IP的商业化发展。

朱芷仪表示,团队之后会在IP开发、商业合作上做出更多努力。此外,九五年动画另一部原创作品《我真的没用咩?》也将于2021年1月上线。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每次被点击增加您在本站积分:2鲜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作者
2020-9-11 23:55
  • 0
    粉丝
  • 754
    阅读
  • 0
    回复

关注彩虹桥教育

扫描关注,了解最新资讯

联系人:追风
电话:15334875709
EMAIL:153693732@qq.com
关注公众号“宝贝玩学家”免费领取资源
鲜花用途和获取方式
热门评论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教育资讯获取

咨询微信号:

ziyuanfx2019

本站内容均为网友分享,仅供学习交流,严禁商用

网站不保存也不销售相关资源,对资源不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

若本站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予以删除。

粤ICP备19084539号 Copyright©2016-2019  彩虹桥亲子教育网Powered by©天弓文传